我愿一辈子守护边境线——记新疆克州边防支队群众护边员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

来源:新疆民政        发布日期:2016-10-20      

◎文并图 / 李康强


 


今年 35 岁的柯尔克孜族牧民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,是新疆克州边防支队膘尔托阔依边防派出所的一名护边员。


他的家乡“膘尔托阔依”,柯尔克孜语意思是“狼出没的森林”。那里群山环抱,山那头就是吉尔吉斯。他的父亲是老护边员出身,很小的时候就带他一块巡边。


1979 年的一天,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的父亲跟踪了 5 个多小时,配合公安机关抓住了一名犯罪嫌疑人。第二年,他就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后来他的父亲老了,走不动了,他的哥哥接过马鞭子当了护边员,却在 2006 年不幸得了重病。


柯尔克孜族有一句方言:大马的脚印小马踩着走。


2007 年,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接过父亲和哥哥的马鞭子,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护边员。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巡逻的地段海拔都在 3500 多米,每次巡逻要趟过 2 条季节河,翻过 12 道山岭,来回一次十天半个月,有时几天都见不到一个人。夏天还好受,但冬天就不好过了,有时地面标记被雪覆盖,稍不留神就可能连人带马摔下山崖。到了晚上,不时有野狼出没,为了赶路,他常常错过放牧人家,只能找个山洞凑和一宿。


有一年冬天,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从后山巡逻回来,赶上暴风雪。走了不到两公里,腿就冻得失去了知觉,连马蹬也上不去。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把马牵到一个大石头旁,借势趴在了马背上。还好老马识途,把他驮回了家。晚上,妻子宰了一只羊,用老人传下来治冻伤的法子,把羊肚和羊皮一层层裹在腿上。直到第二天,他的双腿才有了知觉。


膘尔托阔依乡地形复杂,有多个山口通向国外。以前很难见到陌生人,但这几年捡石头、收羊皮、搞旅游的人多了起来,甚至一些坏人也盯上了这里。


2012 年 8 月 29 日的晚上,按照派出所统一部署的清山踏查行动,他和几个护边员巡逻时,遇见了骑摩托车的两男两女。见到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后,那几个人神情慌乱,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上前询问时,其中一个人突然拔出刀向他刺来,躲闪不及,他的左臂挨了一刀,瞬间钻心的痛,顾不上这些,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和另外几名护边员冲上去徒手和他们搏斗。见护边员们如此拼命,狡猾的犯罪嫌疑人转身就想跑,但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死死抓住他骑的摩托车不放,被拖出去 20 多米远。见无法摆脱,暴徒被迫扔下车子往山里开始逃窜。加尔买买提立刻骑着马赶到有手机信号的地方给边防派出所报警。在简单处理了伤口后,他和其他护边员又给派出所官兵带路,最终抓获了犯罪嫌疑人。后来才知道,这伙人是偷越国边境的。那次受伤后,他的胳膊先后造成二次骨裂,一直使不上劲,连碗都端不起来,直到今年 2 月份才好利落。


很多人对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从事的护边爱边的工作极为不理解。可是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却经常说: “冬日的阳光是金子,边防官兵是亲好的。从小到大,除去家人和乡亲,我们接触最多的就是边防官兵,他们走上田间地头、坐在毡房炕上,看望孤寡老人和贫困户,记下我们的想法困难,帮着大家伙出点子想办法,对待我们像自己的亲人一样。”


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说,边防官兵还告诉我们:只有爱民才能固边。将心比心,不管是不是护边员,我们都有责任和义务用心守边。如今,光他家就有 6 个亲戚是护边员,上阵父子兵,打狼亲兄弟,大家都觉得这是一种荣耀,那种自豪感没人能懂。


当护边员的这 8 年,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配合边防派出所抓获、堵截欲偷越国边境人员 4 名,劝返无证抵边人员 20 多人,组织上发给他的荣誉证书就有一大摞,他也成了乡里和州上小有名气的人。


“作为英雄玛纳斯的后代,我们柯尔克孜人是世代守边的民族,为了家乡的安定祥和,我们愿将一生贡献在边境线上。哪怕将来我们老了,子孙也会接过马鞭子,用心守好脚下这片土地!”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郑重地说。


 


 


【打印】

网站管理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政厅 地址:新疆乌鲁木齐新华南路539号

邮编:830001 联系电话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