帕米尔的眼睛——记“全国爱国爱军模范”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

来源:新疆民政        发布日期:2017-08-11      

  清晨,当第一缕阳光洒向帕米尔高原,一支巡逻小分队悄然出现在塔克拉克沃孜山口的薄雾里。走在最前面的,是牧民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——新疆克州边防支队膘尔托阔依边防派出所护边员。

  这里是祖国最西端的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乌恰县,生活在这里的柯尔克孜族,除了世代放牧,他们还有一个神圣的使命,那就是守护边防。如今,在乌恰县425公里的边境线上,共有3921名护边员义务守卫在帕米尔高原,用实际行动书写着对边防事业的热爱。

  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就是他们中的优秀代表。工作突出的他,先后被新疆边防总队评为“优秀护边员”,被柯尔克孜克孜勒苏自治州人民政府表彰为“民族团结模范”“优秀护边员”,被乌恰县党委表彰为“爱国拥军模范”“民族团结先进个人”“优秀护边员”,2014年又被公安部边防管理局表彰为“感动边疆十大人物”,2016年被评为“全国爱国爱军模范”。

  6月下旬,我们慕名来到帕米尔高原,见到了加尔买买提。这位36岁的柯尔克孜族汉子,中等个子、皮肤黝黑,艰辛的巡边生活,使他的牙齿过早的脱落、脸上也布满了皱纹,但那双被鱼尾纹包裹的鹰一样的眼睛,却始终透视着80后勃发的青春。

决心护边,像父辈一样接力传承

  加尔买买提的家乡“膘尔托阔依”,柯尔克孜语意为“野狼出没的森林”。其东部为戈壁荒滩,西部是高原山地,连绵逶迤的冰峰雪岭耸入云霄。恶劣的自然环境,造就了加尔买买提坚韧不拔的性格和战胜困难的勇气。

  塔尔格拉克村的很多牧民家里都是世代护边员。加尔买买提的父亲阿不都热合曼·尼亚孜,从1975年开始就为边防官兵做向导,是一名老护边员。

  1979年的一天,阿不都热合曼·尼亚孜和妻子放牧时,发现一名可疑人员。为了不打草惊蛇,他让妻子赶紧向边防派出所报告,自己则隐蔽起来继续跟踪。5个多小时后,官兵沿着他留下的标记,将可疑人员成功抓获。后经证实,这名可疑人员就是一名被通缉的犯罪嫌疑人。1980年,阿不都热合曼·尼亚孜因工作出色,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  后来,阿不都热合曼·尼亚孜老了,走不动了,他的大儿子普尔那扎尔·阿不都热合曼接过父亲的马鞭,当上了护边员,也就是从那时起,加尔买买提开始跟着哥哥一块巡边。

  2006年,普尔那扎尔得了重病。临终前,普尔那扎尔躺在病榻上,颤抖着拉着弟弟加尔买买提的手说:“我们柯尔克孜族有一句方言‘大马的脚印小马踩着走’,以后巡边的任务就交给你了。”说完,便闭上了双眼。从此,加尔买买提正式成为一名护边员。

  事实上,加尔买买提接过的不仅是哥哥的马鞭子,还有一家人的生活重担。那时候,巡逻全靠骑马和徒步,来回一次就是十天半个月,家里年迈的父母、两个年幼的侄子、羊圈里近百只羊,只能全落在刚结婚一年多的妻子对谢汗·阿不来提肩上。

  刚开始,妻子有些想不通。每当加尔买买提一回到家,她就开始抱怨:“护边员一个月就153块钱的补贴,你走了,我在家里实在忙不过来,要不你就别干了!”加尔买买提却说:“我当护边员不是为了那153块钱,作为英雄玛纳斯的后代,我们柯尔克孜人有责任守好脚下的这片土地!”

  话虽如此,可加尔买买提也常常扪心自责,看着憔悴的妻子,他知道自己对家庭、对亲人的亏欠确实太多了。

  2010年春节刚过,加尔买买买提与5位邻居带着羊群,前往玛西克山口巡边。

  初春的帕米尔高原,依然寒风刺骨,呵气成冰。一连几场大雪,将山峦层层覆盖。巡边的路越走越远,大家携带的草料、玉米所剩无几。得知加尔买买提的消息,老父亲在家坐不住了,租了一辆车,装满玉米草料就往山里送补给。

  黄昏时分,前来接应的加尔买买提牵着马匹和骆驼跟父亲在山脚下会师,他们刚把物资倒腾到马鞍和骆驼背上,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瞬间覆盖了他们的喜悦。因为担心加尔买买提的安危,父亲临时决定与他一起进山。

  雪越下越大,黑夜慢慢笼罩过来,加尔买买提在前面小心翼翼地探路。父亲的胡子上已长满了冰碴子。经过一个山口时,父亲脚下一个趔趄,仰天朝山下滚去。幸运的是,父亲右手牵着骆驼的缰绳,缰绳把拇指指甲盖勒断了,鲜血直流,但这缰绳总算是救了他的命。

  2011年5月8日,是加尔买买提一生难忘的日子。这天,他的二女儿古丽娜孜来到了这个世界。可就在妻子临产的五天前,加尔买买提还是带着喜悦和担忧,离开了妻子进山巡逻。不料,妻子就因难产被送进了乌恰县人民医院。幸好抢救及时,妻子和孩子保住了生命。

  由于山里信号不好,这一切,加尔买买提并不知情。当他巡逻归来赶到医院,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妻子和孩子,这个坚强的帕米尔汉子再也忍不住了,趴在妻子的身边失声恸哭。理解和支持是最好的爱,2015年,在加尔买买提的感召下,妻子和家里的其他6个亲戚也加入了护边员的行列。

衷心爱国,像哨兵一样警惕坚守

  加尔买买提负责巡逻的地段,大多人迹罕至,平均海拔3500多米以上的巡逻途中,要过2条暗藏危机的季节性河流,翻越12个冰雪无常的封岭沟谷。

  一年冬天,加尔买买提从塔克拉克牧场无人区巡逻返回时,赶上了暴风雪。走了不到两公里,浑身上下的衣服已经被雪湿透,头发上结了冰,腿也冻得失去了知觉,连马蹬也上不去。他只好把马牵到一个大石头旁,使劲趴在了马背上。还好老马识途,把他驮回了家。晚上,妻子宰了一只羊,用老人传下来治冻伤的法子,把羊肚和羊皮一层层裹在腿上。直到第二天,他的双腿才有了知觉。

  2013年8月,帕米尔高原连降暴雨。没等雨完全停下来,加尔买买提独自一人骑着摩托车,带着巡逻物资进山了。摩托车在泞泥的山路上飞驰,通过一道季节河滚水坝时,忽然山上几声巨响,他抬头一看,山洪爆发了!他下意识轰了几下油门,结果还是来不及,摩托车被洪水冲了几米远。加尔买买提在泥浆里连滚带爬,呛了几口水,才摸到了河中间的一块巨石。

  洪水越来越大,车越冲越远,加尔买买提冒着雨坐在石头上心急如焚。那可是他花了5100元新买的宝贝疙瘩呀。

  到了晚上,洪水慢慢退去,在路过牧民的帮助下,他们把摩托车从河沟里拖了上来。当加尔买买提一瘸一拐把摩托车推回家时,担惊受怕一整天的妻子,捶打着丈夫放声大哭:“叫你别去,你非去,你要被洪水冲走了,我和孩子们怎么活呀!”

  加尔买买提抱着妻子轻声地说:“越是这样的天气,越容易出事情,越要提高警惕,不走一趟我不放心啊!”

  日复一日的执拗坚守是加尔买买提的任务所需,也是形势所迫。膘尔托阔依乡地形复杂,有多个山口可以通向国外,是一些不法分子潜入潜出的理想之地。

  2012年8月29日晚,加尔买买提和几个护边员在巡逻时发现,骑摩托车的两男两女神情慌乱,这引起了他的高度警觉,便上前盘查。不料,其中一人突然从怀里拔出长刀,狠狠向他刺了过来,他躲闪不及,左臂挨了一刀,鲜血瞬间冒了出来。顾不上疼痛,加尔买买提和另外几名护边员冲上去徒手和暴徒搏斗。

  狡猾的暴徒被眼前这个不怕死的汉子给震住了,转身想乘车逃跑,但加尔买买提死死抓住摩托车不放,被拖出去20多米远,暴徒被迫弃车向山里逃窜。加尔买买提立刻骑马赶到有手机信号的地方,给边防派出所报警。简单处理了伤口后,他和其他护边员又给派出所官兵带路,连夜将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。

  第二天到医院,加尔买买提受伤的左臂缝了16针。后来又造成二次骨裂,有很长时间使不上劲,连碗都端不起来,两年后才好利落。

  柯尔克孜人民说,在广袤的边防线上,一名护边员就是一名哨兵,一座毡房就是一座哨所,一个村落就是一座界碑。担任护边员11年来,加尔买买提每次巡逻至少骑行33公里、徒步34公里,累计巡边3万余公里。先后协助边防派出所抓获、堵截暴恐分子4人,查获2起7人深入边境辖区流窜的盗窃犯,劝返无证抵边作业人员208名。

真心爱军,像亲人一样对待官兵

  “冬日的阳光是金子,边防官兵是亲人”。从小到大,除去家人、乡亲,加尔买买提接触最多的就是边防官兵。

  膘尔托阔依边防派出所外勤干事库尔班2009年就到这里工作,多年来,经常与加尔买买买提一起入户走访、巡逻,彼此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

  2011年8月的一天深夜,库尔班接到上级命令带领几名战士紧急执行清山踏查行动。部队临时开拔,来不及准备食物便出发了。原本计划第二天下午返回,可中午时分接到可靠情报,要求官兵继续隐蔽潜伏。

  天空万里无云,骄阳炙烤着大地。热浪一波接着一波袭来,时间和汗水将官兵身上的能量消耗殆尽,饥饿时刻威胁着大家。库尔班让其他战士躺在一个山坳口休息,自己则荷枪趴着为大家放哨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战士们饿坏了,纷纷刨起身旁的草根,放在嘴里咀嚼。此时,库尔班忽然发现右边的山谷里有个东西在蠕动。

  “有情况,准备战斗!”库尔班立即下达战斗口令,战士们迅速爬起来,选择有利地形趴在地上,上膛瞄准。目标越来越近,500米、300米、100米……是加尔买买提!加尔买买提爬上来后打开袋子,里面装着满满的馕、酸奶疙瘩,还有一壶奶茶:“兄弟们饿坏了吧,快吃吧。”官兵一边吞咽一边哽咽,眼里噙满了泪花。

  原来,一大早,加尔买买提也接到了通报,前往派出所待命。到了中午,见官兵还没有回来,知道他们没有带干粮,便跑回家,装上一袋子干粮和一壶奶茶,跨上摩托车,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几个小时,又走了近40公里的山路,到了山脚下,害怕暴露目标,硬是从山脚爬到了潜伏点。

  2014年7月,派出所官兵按计划进山巡逻,安排加尔买买提做向导。由于突遇暴雨,道路湿滑,下达坂时,外勤干事张洪宇不小心从马背上狠狠摔了下来。张洪宇的脚踝严重扭伤,疼得无法站立。可巡逻任务还没有完成,加尔买买提对带队干部说:“你带战士们继续巡逻,把他交给我,我带他下山治疗。”说完,背上张洪宇转眼消失在山谷中。

  还有一年,张洪宇的父亲患上肺炎,治疗花光了积蓄,房子也卖了,还欠了亲友一大笔钱。边防派出所组织官兵捐款,被值班的加尔买买提看见了,他私下找到张洪宇,硬给张洪宇衣兜里塞了500块钱。那时,加尔买买提一个月的补贴还不到300元。

  加尔买买提常说:“只有家安,国才太平。我要和官兵们一起,一辈子守护祖国的平安!”

铁心向党,像种子一样传播党恩

  戈壁深处,塔尔格拉克村村委,鲜艳的五星红旗正迎风招展。

  国旗下,加尔买买提捋捋扣子和衣角,摸摸衣兜里的党章和别在胸前的党徽,深呼一口气,昂首挺胸走到台前,清了清嗓子:“乡亲们,现在自治区正在深挖‘两面人’,什么是‘两面人’啊,就是说一套、做一套,台上一套、台下一套,当面一套、背后一套,就像山里的野狼,狡猾着呢……”

  这天是周一,作为塔尔格拉克村村委委员、治保主任,加尔买买提要在升国旗仪式结束后组织政策宣讲,传播党的声音。

  说起自己的入党经历,他满脸自豪。加尔买买提的父亲和两个姐姐都是党员,从小耳濡目染,他很早就明白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,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牧民今天的幸福生活,特别是父亲配合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而光荣入党的英雄事迹,在他心里深深扎下了根。

  2011年4月,加尔买买提庄严地向党组织提出入党申请。曾先后给村委党支部和村里的38名党员每人都提交了一份入党申请书。经过两年多的考察,党组织接受了加尔买买提的申请。

  这之后,加尔买买提主动承担起党的政策宣传工作,毡房里、马背上、深山处,时常看到加尔买买提奔波的身影。为了让牧民了解掌握外界最新信息、科学技术知识和党的富民政策,他还收集整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要讲话、重大方针政策和驻地经济社会发展的有关文章,在放羊巡逻的时候,组织牧民们学习。

  在他的宣讲教育下,塔尔格拉克村的村民,大多都能说出一些党的优惠政策,清楚基本的边境管理条例。多年来,没有发生一起涉恐涉暴涉边问题。

  2005年,加尔买买提一家和许多牧民从山上迁移了下来,集中定居。凭借自己的勤劳和智慧,加尔买买提很快掌握了科学放牧、养殖的方法,在村里率先扔掉“低保户”的帽子。个人致富的同时,他还想方设法帮助村民们转变生产方式,实现脱贫致富。前几年,艾力是乡里有名的贫困户,一家六口人还过着清苦的生活。加尔买买提主动找到艾力·居马,向他亲授种植技术,建议他调整种植结构,还鼓励他空闲时跑运输。如今,艾力·居马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,成了远近闻名的致富能手。

   采访结束前,听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专门下发了文件,护边员不能再兼任村委委员。我们问:“村委委员是‘当官’,护边员是‘当兵’,如果只能选一个,你怎么选?”加尔买买提·阿不都热合曼立刻站了起来,用灼人的眼神望着我们,一脸严肃地说:“护边员,当然是护边员!”

  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。是啊,帕米尔高原,永远少不了他那双警惕的眼睛。


【打印】

网站管理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政厅 地址:新疆乌鲁木齐新华南路539号

邮编:830001 联系电话: